格鲁吉亚总统当选后的隐忧

格鲁吉亚总统当选后的隐忧

去年11月,格鲁吉亚反对派以政府在议会选举中舞弊为由迫使总统谢瓦尔德纳泽辞职,格议会随即决定今年1月4日举行总统选举。作为谢瓦尔德纳泽的门生,萨卡什维利在其“导师”下台的整个事件中的活跃表现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其举起反腐大旗“大义逼师”的举动更让人领教了他的政治气魄。但是轻松胜出并不意味着能够轻松胜任。中国社科院东欧中亚研究所副所长邢广程认为,萨卡什维利当选后的路途并不平坦,等着他解决的棘手问题还真不少。

首先是格国内民生问题。格鲁吉亚目前面临的最紧迫问题就是振兴经济和惩治腐败。自1991年宣布独立12年来,格鲁吉亚的经济基本处于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的境地。格鲁吉亚曾是苏联最富的加盟共和国之一,现在却跌入贫困国行列,国民生产总值不及苏联时期的70%。不少格鲁吉亚人希望新政府能拯救濒临崩溃的国民经济,改善百姓生活。与此同时,格国内的腐败问题也是难题。萨卡什维利曾表示,一旦当选总统,他将采取强硬措施建立法律秩序,惩治腐败,取消政府官员的特权。但是各种关系网存在已久且错综复杂,萨卡什维利不仅要治理过去遗留下来的腐败,而且还要应对新滋生的腐败。难怪其“导师”谢瓦尔德纳泽在“不计前嫌”对萨卡什维利表示支持的同时,仍不忘告诫他现在应当“少说多做”。

其次,要面对格鲁吉亚三个自治共和国的离心倾向。在总统选举日期宣布后,格境内的阿扎尔自治共和国就宣布选举。经过会谈,阿扎尔自治共和国领导人阿巴希泽最终同意在阿扎尔开设投票站,但其领导下的全格鲁吉亚复兴党仍然选举。在4日的选举中,阿扎尔自治共和国的选民投票率只有25.2%。阿扎尔地区选民数占格全国选民数的十分之一,可见,格中央政府在地方的权威基础是比较薄弱的。而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共和国的问题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

第三,要处理好与美俄两个大国的关系。萨卡什维利曾说,美国和西方国家目前是格鲁吉亚国家安全的唯一保障。他同时也表示,将加强与俄罗斯的合作。邢广程认为,美俄的较量与渗透已成为影响格鲁吉亚的外部常规因素。相比较而言,萨卡什维利对美比较实,对俄则比较虚。萨卡什维利年轻、精力旺盛、受过良好教育,但是他的个性却比较冲动,因此,如何平衡与美俄两个大国的关系将是对萨卡什维利外交技巧的极大考验。本报记者王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