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世界杯建设被指侵犯人权

卡塔尔:世界杯建设被指侵犯人权

巴西世界杯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2022年的世界杯举办国卡塔尔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5月,国际足联主席坦言,由于当地天气炎热,在卡塔尔举办世界杯“是个错误”;6月,这个富得流油的海湾国家曝出贿选丑闻,世界杯举办权有可能被剥夺。

近日,卡塔尔再次面临指责,这次的原因是侵犯人权。在世界杯场馆的建设过程中,外籍劳工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恶劣,工资时常被拖欠,还不断出现伤亡事故……世界杯组委会明确表示,希望卡塔尔不要用“鲜血铸就世界杯”。

在50摄氏度的高温下工作了一天后,来自尼泊尔的格奈斯摘下安全帽和只露出眼睛的面罩,趴在卡塔尔首都多哈郊区的宿舍里。16平方米的屋子住着10个工人,坏了的电扇和密闭的窗子令整个房间没有一丝凉风,闷得让人窒息。

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约有140万像格奈斯一样的外籍劳工在卡塔尔打工,他们远离热闹喧哗的市中心,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在帮卡塔尔领导者“建造梦境”的同时,希望多赚些钱。

世界杯便是“梦境”的一部分,2010年12月2日,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宣布,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之后,部分世界杯场馆便开始动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体育场馆建设完成,但已有上百名外籍劳工付出了生命。

2012~2013年间,共有964名来自印度、尼泊尔和孟加拉国等国的建筑工人,因天气炎热或工伤死在卡塔尔,且数字还在增长。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援引国际工会联合会主席夏朗·伯罗的话称,在世界杯开始前,将有4000名劳工死在卡塔尔。

“工人死亡的原因很多,他们的工作条件恶劣,卡塔尔还是世界上最热的地方之一。许多原本健康的年轻人不堪重负,猝死。还有一部分人,没有足够的意志力,在绝望的环境中,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伯罗说。

在因“伤亡过重”遭受指责的同时,卡塔尔能否保住2022年世界杯的主办权,现在还是未知数。据英国《星期日》报道,前亚足联主席、卡塔尔人·哈曼涉嫌用500万美元贿赂国际足联成员,为卡塔尔“买”来世界杯举办权。

三年前,马拉不顾一切离开了尼泊尔。“我是农民,但种田并不挣钱,我需要别的途径养家糊口。”马拉告诉法新社,来到卡塔尔打工的4个月,建筑公司没付过薪水,但真正的噩梦从第五个月开始——他的腿在工作中受伤,雇主拒绝支付任何赔偿,还让马拉离开卡塔尔。

“我需要钱,所以和公司打了两年半的官司,在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会死在这里。”马拉说,他雇不起律师,只能自己辩护,好在最终赢了官司,得到了3.3万美元(约合2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

马拉的经历并不是个案,美国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网制作的一档节目,曝光了劳工在卡塔尔的恶劣生活环境,以及该国侵犯人权的《卡法拉法案》。该法案规定,每个来卡塔尔打工的外籍劳工,必须有一个当地的保荐人,如果没有保荐人的许可,工人不能换工作或离开该国。许多建筑公司因此肆无忌惮地剥削劳工。

“得不到许诺的报酬,护照被公司拿走,劳工在卡塔尔没有任何人权可言,他们像‘附属品’一样被对待。”伯罗表示,“经过另一个人的批准才可以离开,这样的政策看上去像是在奴隶社会。”

节目播出后不久,卡塔尔政府宣布改革这项规定,令工人能更容易获得离境签证,并对没收工人护照的公司加大惩罚力度。但人权活动人士认为,改革并不彻底,组织也指责政府“浪费了改革的机会”。

与此同时,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第一次承认在卡塔尔举办世界杯“是个错误”。“布拉特只承认是天气原因,而不是人权问题。”伯罗遗憾地感慨道,“来卡塔尔工作就像签订奴役契约。劳工希望汇钱给家里,但当他们到达后,发现自己身处地狱。”

“就算身体抱恙,我们也不能旷工,因为每请一天假,就意味着5%的月薪打了水漂。有时我头很晕,早上也不得不起床。”格奈斯说,他是自愿来的卡塔尔的,但过得一点也不比买来的奴隶强。

《明镜》周刊认为,劳工受到不合理对待,是因为政府没尽到监督的职责。只有150名检查员的卡塔尔劳动部能力有限,建筑工地的数量却在疯狂增长——对一场世界性的体育盛事而言,除新建体育场馆外,酒店、公园和公共交通系统等也必不可少。

而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卡塔尔将“土豪”本色发挥得淋漓尽致。如果成功保住主办权,2022年世界杯也许会成为“史上最奢华”的一届。据卡塔尔《旗帜报》报道,该国准备为世界杯投入国内生产总值的10%,也就是2200亿美元(约合1.4万亿元人民币)。

其中,480亿美元将用来修建12座新的全空调球场,以对抗卡塔尔夏季炎热的天气;770亿美元用于修建球迷和参赛各队所需设施;650亿美元拿来改善基础设施。

在巨大的需求面前,只有200万人口的卡塔尔显然没有足够的劳动力,只能从外国招人。美国“环球邮报”网站称,尽管条件恶劣,死亡人数不断上升,来卡塔尔工作的外籍劳工依旧没有减少的迹象。

“我们在家乡找不到好工作,只能来这里挣钱。”名叫拉尔的劳工表示,许多来卡塔尔的人都和他一样,别无选择。

但他们挣钱的愿望没那么容易实现。《明镜》周刊称,世界杯前的建设潮吸引了不少外国公司来卡塔尔淘金,这些法国、英国、德国的建筑商不愿与劳工分享利润。在这个人均年收入7.3万欧元(约合62万元人民币)的国家,大部分劳工每周工作6天,每天8~10个小时,月薪却只有300欧元(约合2500元人民币)。

巴西世界杯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2022年的世界杯举办国卡塔尔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5月,国际足联主席坦言,由于当地天气炎热,在卡塔尔举办世界杯“是个错误”;6月,这个富得流油的海湾国家曝出贿选丑闻,世界杯举办权有可能被剥夺。

近日,卡塔尔再次面临指责,这次的原因是侵犯人权。在世界杯场馆的建设过程中,外籍劳工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恶劣,工资时常被拖欠,还不断出现伤亡事故……世界杯组委会明确表示,希望卡塔尔不要用“鲜血铸就世界杯”。

在50摄氏度的高温下工作了一天后,来自尼泊尔的格奈斯摘下安全帽和只露出眼睛的面罩,趴在卡塔尔首都多哈郊区的宿舍里。16平方米的屋子住着10个工人,坏了的电扇和密闭的窗子令整个房间没有一丝凉风,闷得让人窒息。

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约有140万像格奈斯一样的外籍劳工在卡塔尔打工,他们远离热闹喧哗的市中心,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在帮卡塔尔领导者“建造梦境”的同时,希望多赚些钱。

世界杯便是“梦境”的一部分,2010年12月2日,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宣布,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之后,部分世界杯场馆便开始动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体育场馆建设完成,但已有上百名外籍劳工付出了生命。

2012~2013年间,共有964名来自印度、尼泊尔和孟加拉国等国的建筑工人,因天气炎热或工伤死在卡塔尔,且数字还在增长。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援引国际工会联合会主席夏朗·伯罗的话称,在世界杯开始前,将有4000名劳工死在卡塔尔。

“工人死亡的原因很多,他们的工作条件恶劣,卡塔尔还是世界上最热的地方之一。许多原本健康的年轻人不堪重负,猝死。还有一部分人,没有足够的意志力,在绝望的环境中,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伯罗说。

在因“伤亡过重”遭受指责的同时,卡塔尔能否保住2022年世界杯的主办权,现在还是未知数。据英国《星期日》报道,前亚足联主席、卡塔尔人·哈曼涉嫌用500万美元贿赂国际足联成员,为卡塔尔“买”来世界杯举办权。

三年前,马拉不顾一切离开了尼泊尔。“我是农民,但种田并不挣钱,我需要别的途径养家糊口。”马拉告诉法新社,来到卡塔尔打工的4个月,建筑公司没付过薪水,但真正的噩梦从第五个月开始——他的腿在工作中受伤,雇主拒绝支付任何赔偿,还让马拉离开卡塔尔。

“我需要钱,所以和公司打了两年半的官司,在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会死在这里。”马拉说,他雇不起律师,只能自己辩护,好在最终赢了官司,得到了3.3万美元(约合2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

马拉的经历并不是个案,美国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网制作的一档节目,曝光了劳工在卡塔尔的恶劣生活环境,以及该国侵犯人权的《卡法拉法案》。该法案规定,每个来卡塔尔打工的外籍劳工,必须有一个当地的保荐人,如果没有保荐人的许可,工人不能换工作或离开该国。许多建筑公司因此肆无忌惮地剥削劳工。

“得不到许诺的报酬,护照被公司拿走,劳工在卡塔尔没有任何人权可言,他们像‘附属品’一样被对待。”伯罗表示,“经过另一个人的批准才可以离开,这样的政策看上去像是在奴隶社会。”

节目播出后不久,卡塔尔政府宣布改革这项规定,令工人能更容易获得离境签证,并对没收工人护照的公司加大惩罚力度。但人权活动人士认为,改革并不彻底,组织也指责政府“浪费了改革的机会”。

与此同时,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第一次承认在卡塔尔举办世界杯“是个错误”。“布拉特只承认是天气原因,而不是人权问题。”伯罗遗憾地感慨道,“来卡塔尔工作就像签订奴役契约。劳工希望汇钱给家里,但当他们到达后,发现自己身处地狱。”

“就算身体抱恙,我们也不能旷工,因为每请一天假,就意味着5%的月薪打了水漂。有时我头很晕,早上也不得不起床。”格奈斯说,他是自愿来的卡塔尔的,但过得一点也不比买来的奴隶强。

《明镜》周刊认为,劳工受到不合理对待,是因为政府没尽到监督的职责。只有150名检查员的卡塔尔劳动部能力有限,建筑工地的数量却在疯狂增长——对一场世界性的体育盛事而言,除新建体育场馆外,酒店、公园和公共交通系统等也必不可少。

而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卡塔尔将“土豪”本色发挥得淋漓尽致。如果成功保住主办权,2022年世界杯也许会成为“史上最奢华”的一届。据卡塔尔《旗帜报》报道,该国准备为世界杯投入国内生产总值的10%,也就是2200亿美元(约合1.4万亿元人民币)。

其中,480亿美元将用来修建12座新的全空调球场,以对抗卡塔尔夏季炎热的天气;770亿美元用于修建球迷和参赛各队所需设施;650亿美元拿来改善基础设施。

在巨大的需求面前,只有200万人口的卡塔尔显然没有足够的劳动力,只能从外国招人。美国“环球邮报”网站称,尽管条件恶劣,死亡人数不断上升,来卡塔尔工作的外籍劳工依旧没有减少的迹象。

“我们在家乡找不到好工作,只能来这里挣钱。”名叫拉尔的劳工表示,许多来卡塔尔的人都和他一样,别无选择。

但他们挣钱的愿望没那么容易实现。《明镜》周刊称,世界杯前的建设潮吸引了不少外国公司来卡塔尔淘金,这些法国、英国、德国的建筑商不愿与劳工分享利润。在这个人均年收入7.3万欧元(约合62万元人民币)的国家,大部分劳工每周工作6天,每天8~10个小时,月薪却只有300欧元(约合2500元人民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