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乌拉圭成为南美最富的国家?

凭什么!乌拉圭成为南美最富的国家?

只知道这个人口只有三百多万的拉美小国却是一个足球非常发达的国家,就连这个星球上四年一度最狂欢的体育赛事足球世界杯也是从乌拉圭开始的。

1930年,足球世界杯首届比赛正是在乌拉圭举行,而作为东道主的乌拉圭也在决赛中以四比二的佳绩击败了阿根廷队,成为了首个捧起世界杯冠军的国家。二十年后,在巴西的足球场上,乌拉圭再一次获得了世界杯冠军的荣誉。自此之后,足球也几乎成了这个国家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符号。

不过,在拉美这片土地上,乌拉圭却有着另一种让世人惊叹的成就,这个位于南美洲东南部的国家气候宜人、风景也很秀丽,宛如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美洲大陆上。这个国家由于外形酷似一颗宝石,而且还盛产紫金石,因此也被人们成为“钻石之国”。

而这个“钻石之国”的经济水平却跃居拉美各国之首,其中人均GDP高达1.6万美元,尤其是他令人称赞的社会保障体系堪与当时欧洲著名的富国瑞士相媲美,俨然一个中等发达水平的国家。

在世人眼中,拉美,是一个中等发达水平的国家。的许多国家几乎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是战乱就是毒贩,社会混乱,贫富差距巨大,民不聊生,甚至还有许多国家掉入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

然而,乌拉圭却犹如出淤泥而不染的世外之国,与这片土地上的大多数国家十分不同。

而乌拉圭的历史也比较坎坷,在大航海时代就被西班牙和葡萄牙争夺,最终先后成为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地。

不过,早年的乌拉圭由于历史和时局的因素,国家还并不稳定,长期的动荡不安也阻碍了乌拉圭的发展,国家十分贫穷。

十九世纪的乌拉圭在考迪罗对立和外国势力的干涉下常常会陷入战争,而战争是拖垮一个国家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所谓的考迪罗制度则是拉美特有的一种军阀、大地主大庄园主和天主教三位一体的独裁制度。

从这个制度的构成就可以看出,十分限制国家的发展,通过军人专政来干涉国家发展,再投靠外国资本吞噬国家的财富和潜力,而对内还会残酷进步人士和改革运动。

独立之初的那头几十年,乌拉圭可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国家和人民毫无希望。考迪罗的势力庞大,邻国巴西和阿根廷对于弱小的乌拉圭也是虎视眈眈,不怀好意,而其国内还有红党和白党的斗争,将政坛搅得乌烟瘴气,充满了暴力和暗杀。

根据当年《日报》的报道,乌拉圭在从独立到1913年的数十年中一共有27名总统,然而仅仅只有三名总统能够在任内享受和平,其他人不是被暗杀就是被武装推翻,或者陷入到暴乱之中,比如今的韩国总统都悲催,可谓是最危险的职业了。

1903年,红党的何塞·巴特列·奥多涅斯出任乌拉圭总统,他在二十世纪初两次担任总统,总共执政时间近十年。

在巴特列执政期间,他在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大规模改革,对近代乌拉圭的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奠定了乌拉圭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

在巴特列的努力下,乌拉圭还于1916年举行了第一次选举,开启了民主进程。在政治领域,巴特列提出了集体执政的理念,努力消除总统的绝对权力,这相当于是自己革自己的命,十分伟大。

要知道,在十九世纪,乌拉圭的总统几乎是个人行使了整个国家的权力,总统是最高行政长官,也是国会的管理者和国家全部政治活动的中心,立法、司法等都属于行政权,非常容易使总统成为独裁者。而反对派为了获得权力就只能通过暴力,长期以往,国无宁日,难以发展。

巴特列曾在法国留学,又多次前往瑞士,他认真研究了瑞士政治和司法体系,最终提出这一构想。

萨尔沃宫于 1925 年至 1928 年建于蒙得维的亚,曾经是拉丁美洲最高的建筑

最终,在巴特列的伟大构想下,红白两党也结束了多年互相斗争的血腥历史,开始认真坐下来研究讨论政府的行政问题。

政治的稳定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非常重要,乌拉圭在上世纪前半叶就努力使国内平息下来,度过了艰难的适应期,在二战之后,能够得以迅速的发展,很少受国家政治的干涉,也十分的幸运

在二十世纪的上半叶,乌拉圭就已经政治稳定、福利优厚、社会也非常安定,被誉为“拉美瑞士”,甚至在当时的欧洲还流行一句话:“世界上没有什么地方比乌拉圭更好”。

乌拉圭是南美仅次于苏里南的小国,但是乌拉圭却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在乌拉圭境内没有火山、沙漠和飓风,虽然拥有美丽的大西洋海岸线,但是乌拉圭也没有海啸的侵害。绝大部分乌拉圭的国土都非常肥沃,适合农作或者畜牧。

由于气候宜人,乌拉圭的畜牧业也十分发达,也是南美一个天然的牧场,开放式地放牧着一千一百多万头牛和一千万只的羊。发达的畜牧业也使得乌拉圭盛产羊毛、牛羊肉和乳制品以及皮革等重要的畜牧产品。可以说,乌拉圭的牧业资源在整个南美洲甚至是全世界都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

在稳定的政局下,加上乌拉圭风景十分秀丽,又有美丽的海滩和清新的空气,使得乌拉圭的旅游业非常发达。当今世界,旅游业早已经成了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发达的旅游业能够为国家带去丰厚的回报。

长期以来,乌拉圭政府也十分重视旅游业的发展,制定了许多积极的措施和政策来鼓励游客前往乌拉圭旅游,旅游业最能带动一个国家的经济和活力。在政府的鼓励和自然风光的吸引下,乌拉圭每年都能吸引来自巴西、阿根廷、智利、美国、加拿大以及欧洲乃至中国等国家和地区的几百万游客。

这些游客们来到乌拉圭度假、观光甚至是生活,不仅增加了乌拉圭的财政收入,还间接提供了许多工作岗位,扩大了就业,可谓是好处多多。

旅游业也早已经成了乌拉圭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占其国家GDP的7%。根据2012年的统计,当年乌拉圭接待的旅游人数多达四百万人次,旅游创收超过二十亿美元,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数据了,毕竟乌拉圭才三百多万人。

在乌拉圭的历史发展中,也曾出现了军人执政的现象,这也几乎成了拉丁美洲非常普遍的规律,没有被军人政变或者掌控过的国家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自己也是南美国家。不过,比起被军人政治和因此而带来的腐败、毒品和暴力等一系列阻碍社会前进发展因素,乌拉圭的军人执政就显得和善多了。

进入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乌拉圭也有过一段时间的经济低迷、社会矛盾激化和局势动荡,在这样的情况下,军人发动政变闪亮登场,这也是南美洲的常规操作了。但和阿根廷等国的军人干政不同,乌拉圭军人独裁十年后又还政于民,将政权交给了文官系统。

正所谓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乌拉圭的军人干政时间很短,没有对整个社会造成不可逆转的风气和破坏,更没有像墨西哥和哥伦比亚一样使得毒贩做大做强,成为能与政府抗衡的武装力量。

1985年3月,以胡·桑吉内蒂为首的文官政府正式开始执政,也迈出了调整和恢复经济的步伐。政府制定了发展计划,力求其国内生产总值年增长百分之四。实际上,乌拉圭的确是拉丁美洲的一股清流,从2005年到2012年,乌拉圭的经济年平均增长达到了百分之五点九,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

乌拉圭能够迅速从军人政治的泥潭中抽身,这本身就说明了乌拉圭国内的政治清明,纠错能力突出,能够迅速修正发展轨道,回到正常的发展道路中去。

多少国家正是在军人执政的噩梦中不断循环反复,最终养出了一大批的军阀、毒贩、山头和买办,政府的控制力每况愈下,文官系统难以正常运转,政变犹如儿戏。长此以往,整个国家必然会失去发展的动力和机会,沦为各大势力的角逐场。

为了发展经济,文官系统也努力遏止通货膨胀并积极参与世界经济事务,制定相应的政策来鼓励发展。

在最近的十六年的连续发展中,乌拉圭的经济十分稳健,政府的经济政策延续性也很强,连续十六年都实现了增长,成为了拉美地区中产阶级比例最高、贫困人口比重最低的国家。而到2018年的时候,乌拉圭的人均GDP已经高达1.7万美元,一只脚已经跨进了发达国家的门槛。

当然,乌拉圭能够得以发展也同其人口组成有着很大的关系,乌拉圭的居民大约百分之九十都是白人。

在几百年的殖民统治中,乌拉圭的原住民印第安人几乎已经寥寥无几,而白人则成为了乌拉圭的主要人种,他们大多都是西班牙、葡萄牙以及德国等欧洲国家的后裔。乌拉圭虽然身处美洲,但它几乎是一个白人建立的国家,其白人的比例也是南美洲最高的。

因为白人较多,乌拉圭也和一些欧洲国家的关系非常不错,这些国家的资本也愿意到乌拉圭来投资,拉动当地经济的发展。同时,因为这些人的教育水平较好,乌拉圭能够拥有稳定的后备人才,帮助国家的发展。

教育和人才是一个社会和民族发展的基础,只有拥有良好的教育水平和充足的受教育者,才能得到长远的发展。

乌拉圭的共和国大学,同时乌拉圭在 2009 年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为每个小学生提供一台笔记本电脑的国家

除此之外,乌拉圭是一个大西洋沿岸的国家,在当今世界贸易中,海运非常重要,海洋国家也天然比内陆国拥有更优越的发展机遇和条件。比如和乌拉圭一字之差的巴拉圭,就是一个十足的内陆国,但这个国家的发展远不如乌拉圭。

海洋的贸易带给乌拉圭的不仅仅是经济的增长,还有港口城市的建设,一个稳定的海洋贸易能够打造出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增大就业,吸引投资,充满机会。

如今的乌拉圭也在大力发展港口服务贸易,蒙得维的亚自由港也是乌拉圭最大的海港,这个地方也几乎同由阿根廷、乌拉圭、巴西、巴拉圭等国组成的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南共市”的其他主要市场的距离相等,是进入南共市的门户。

而蒙港也凭借着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豁免关税等政策以及较为完善的码头建设,吸引了许多的外国客户,成为了南美的商品集散中心。蒙港也是南美洲大西洋沿岸唯一的自由贸易港,货物可以自由进入海港,不受海关的限制和管辖,也不需要办理复杂的许可证、授权书等手续,甚至连货物在港口停留时也被免除所有的税金。

在许多优惠政策的扶持下,蒙港已经成了南方共同市场的门户,也成为了乌拉圭经济增长的一大看点。

对于乌拉圭人来说,他们是幸运的,政治清明,腐败很少,而经济发达有活力,一切都在朝着最好的方向前进,是拉丁美洲的一个奇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