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最贫穷的州:“我们不喝水每天喝 7 罐可乐”

墨西哥最贫穷的州:“我们不喝水每天喝 7 罐可乐”

  许多人或许不知道,墨西哥是全球可口可乐人均消耗量最高的国家,其中恰帕斯州又是该国消耗量最高的地区。平均每人每年消费高达 821升,比全国平均还要高出5倍以上──相当于在这里的每个人,平均每天喝下7罐330ml的罐装可口可乐。

  在墨西哥恰帕斯州,居民走到厨房、厕所时,扭开水龙头,经常一滴水也不会出来。幸运的话,一星期偶有两三次能看见少许水流缓缓滴下,但也未必可以安全饮用。

  “我们不喝水,我们喝可口可乐。”当地原住民平均每天喝下约2.2公升的可乐,因为在这个全国最贫穷的州,只有可口可乐比水更便宜。

  恰帕斯州的穷,与墨西哥其他州形成鲜明的对比:就居民每月平均收入而言,首都墨西哥城的平均薪资比全国最低的恰帕斯州,高出了近 3 倍。综观其他的社会经济指标,包括教育、医疗、房屋等资源,恰帕斯州均为全国最低。同时,当地的文盲率则比国内其他州都高。

  但由于跨国饮料产业龙头可口可乐公司选择在此投资设厂「霸占水源」,并因与当地商家的「合作条款」,提供了极为低价的可乐供应(平均一升约3.2元人民币),遂造成当地可乐比水还便宜,居民赖以解渴的「世界人文奇观」。

  除了日常解渴,甚至就连拜神、祭祀先人时,可口可乐在恰帕斯州也占重要一席:

  在玛雅村,沿着大路直行,走到坐落在广场尽头纯白色的教堂,地上满布松叶枝,一个个木架上放着大大小小的蜡烛,烛火鼎盛。当地原住民们纷纷跪在不同角落,低头虔诚地祈祷,而他们的前方,正放着奉献的祭祀品:一对活生生的鸡,以及玻璃瓶装的可口可乐。

  在教堂的祭祀仪式上,看到我们平日消暑解渴的汽水饮品,你会发现可乐在恰帕斯州已是如此「深入民心」,与原住民的生活密不可分。

  原来早于多年前,当地政府和可口可乐公司签下合作条约,允许可口可乐工厂每日可从当地唯一洁净的水源中,免费提取超过113万公升的水用作生产;其后亦能继续以低于市价的价钱购买更多水源。

  结果,当地水源纷纷被境内、境外大财团控制、准备卖给可口可乐。代价是居民家里再没有干净的自来水可以使用——他们被迫花高价向私人卡车购买应付日常生活用的水,或随时要走上两小时以上的路程,到远方的井口打水。

  同时间,由于可口可乐为了“回馈”当地商家,大幅压低了可乐在当地的价格、甚至比瓶装水还要便宜得多,最后使得当地居民每天以可乐代水──日子久了,居民渐渐习惯将可乐当作日常必需品。

  许多人或许不知道,墨西哥是全球可口可乐每人平均消耗量最高的国家,其中恰帕斯州又是该国消耗量最高的地区。平均每人每年喝下高达821升的可乐,比起全国平均水平还要高出5倍以上。然而,可乐的糖分甚高,当地人患上糖尿病的风险大增。

  安全的饮用水,是生而为人的基本权利之一,已是国际间的共识。但在墨西哥东南方的这一片土地上,令人无法忽视的矛盾是,即使居民明知自己正被政府和可口可乐公司连手压榨,却早已对可乐产生难以分割的依赖:在原住民眼中,可乐不是奢侈品或休闲饮料,而是日常必需品。

  当跨国集团每年以可观的利润生产、出售那一瓶又一瓶的可口可乐,到墨西哥各个地方、甚或出口到境外时,当地马雅原住民们却要在捉襟见肘的生活中,硬着头皮花费购买本就理应属于他们的水源。

  但同时也无可否认,可口可乐在此设厂,也带来不少工作机会与当地投资。因此比起要求可乐工厂撤离家园,多数当地居民们更希望政府履行为居民提供洁净饮用水的义务。

  然而现实的景况至今始终未变:地方、财团无情垄断,让原住民连喝上一口干净的水,都成了一大难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