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危机的两个教训

爱尔兰危机的两个教训

  爱尔兰的问题虽然表面上也呈现为政府的财政信用危机,但这些巨额负债却并不是像希腊那样因为政府自身理财不当、收支无度造成的。确切地说,是银行体系不断上升的呆坏账把整个国家的财政拖向了濒临破产的深渊。

  爱尔兰新一轮债务危机的爆发已有两周,尽管欧盟高官表示必要时会向爱尔兰施以财政援手,但爱尔兰却非常不希望沦为第二个希腊。

  爱尔兰的问题虽然表面上也呈现为政府的财政信用危机,但这些巨额负债却并不是像希腊那样因为政府自身理财不当、收支无度造成的。确切地说,是银行体系不断上升的呆坏账把整个国家的财政拖向了濒临破产的深渊。

  在过去两年里,爱尔兰政府像世界各国一样为摆脱金融危机向市场注入了大笔资金。然而,政府每次为拯救银行投入一笔资金之后不久就会发现,上一次的预算还是太少了。五家岌岌可危的银行的坏账有如滚雪球般地迅速膨胀,直到恶化成为举国之难。爱尔兰政府10月透露,要拯救受房市冲击的银行业,最糟的情况下需要500亿欧元(680亿美元)总成本,也就是爱尔兰去年GDP的约三分之一。

  为了获得贷款援助,爱尔兰政府日前公布其财政“瘦身”计划,未来四年将通过缩减开支和增加税收等手段,消减150亿欧元财政赤字。这无疑意味着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的大幅削减,难怪愤怒的都柏林人烧毁了爱尔兰一大银行前行长的塑像,并在时用一部水泥卡车堵住了议会大门。只是鉴于爱尔兰执政联盟在国会中只占据微弱优势,且它因这次危机已经显示出分裂迹象,市场普遍怀疑,本届政府提交的上述削减预算案下个月能否获得通过。

  过去20多年里,爱尔兰一直是欧洲的“模范生”其劳动力技能娴熟、生产效率高、企业税收低,这些都吸引着外资涌入。到21世纪头10年,这个曾经是欧洲最贫穷之一的国家一跃而成为了卢森堡之外最富有的国家。遗憾的是,爱尔兰人将新到手的财富大部分投在了房地产开发和炒作上,为今天的灾难埋下了祸根。举例来说,在最景气的2006年,仅有400多万人口的爱尔兰新开发了9万多幢住宅楼,是10年之前的三倍!如债务最严重的盎格鲁爱尔兰银行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便在全球大举扩张业务,其中主要就是投资大型地产项目,包括有望成为全美最高建筑的芝加哥螺旋塔。其他竞争对手也纷纷效仿,在房地产市场长达10年的繁荣发展中,爱尔兰银行系统发放了灾难性的房产贷款。

  第一,从经济长期高速增长中积累起来的巨大财富被国民和机构挥霍在房地产投资上,这样的资产投资活动在短期内比实业更容易获得更高的回报,但还是那句最朴实的话:有涨总会有跌。当整个爱尔兰的经济和金融对房地产市场的依到了严重失衡的局面时,危机其实已不可避免,唯一不确定的不过是什么时候爆发而已。况且,像爱尔兰这样的小国,其经济的抗风险能力本身就是相当有限的。

  第二,更为重要的,爱尔兰政府早先对危机的程度出现了严重的判断失误。2008年始于美国的房地产泡沫破灭,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爱尔兰财政部当年5月一份内部备忘录总结说,从衡量金融健康状况的所有关键指标来看,爱尔兰银行体系是稳健而强劲的。当时,它不顾一切地保护本国银行系统免于破产而对其巨额坏账视而不见,从而将整个国家的命运与银行紧紧绑在了一起。这种不顾后果的财政援救行动是非常容易放大原本就存在的道德风险的。爱尔兰财政部长勒尼汉后来承认,援助成本不断增加,部分是因为“银行提供的信息未真实反映”其贷款的实际状况。试想,如果爱尔兰政府在两年前快刀斩乱麻,干脆让盎格鲁爱尔兰银行这样债务严重的金融机构倒掉,情况或许不至于糟糕到今天这种地步。毕竟,把一个长在局部的脓疮掩盖起来任其慢慢扩散,对整个肌体造成的伤害,比挖掉它造成的“短痛”要大得多。

  而从我这样的观察者角度来看,中国政府和社会当前应该从爱尔兰的这场危机中看到和汲取的东西,实在有很多很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